薄木木木子

或许我不是很会说话,但我会努力表达:我喜欢你。
[不定期更新]
[近期楚留香手游,王者荣耀]

这是一个一个妄图hold住咸菜套的道长。

【华武】期临

●不知道是第一还是第二人称
●自白向
●略刀
●文笔贼低级 有用词不当的地方欢迎指正
——

  武当今天也有很多香客。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期许来拜访,一张张笑脸在眼前掠过,我四处寻找着——如预料那般,没有你。

  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?

  模模糊糊的记忆像碎片一样散落着,怎么也拾不起来。

  只记得我们最后一次在茶馆聊天的时候你笑的很开心,我们确定了关系,我喊你小华山,你说我胆子被养肥了。
  说这话的时候你飞扬的剑眉微微上挑,阳光散落在你深蓝色的剑服上,脸上的笑容好像在告诉我——我们要过一辈子。

  你说等你替我找到药,我们就向掌门辞别隐居山林。

  我答应你等你回来。

  武当香客每天都有很多,今天也不例——这句我刚刚好像说过了,你就当我是在强调一遍吧,毕竟我早就习惯这时时刻刻忘事儿的记性。

写到这里,我突然想不起来件事儿——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哪里呢?刚刚是不是写过了来着?哦对,是在小茶馆。

茶馆,茶馆,茶馆。

我不能把它也忘了。这可是我们三年前相遇的地方,也是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。

  ——

  最近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。

  连你的名字都忘记了。

  不过没关系,我还记得,以前叫你小华山。

 

——

  我常常想,等你取药回来,我就能想起来以前的事儿了。

  他们说我是在武当的一次内战中伤到的,药已入骨,记性会越来越差,没有蝙蝠岛上的回溯丹治不好。

  茶馆辞别后你去了蝙蝠岛。

  等等,我仔细想想,我们喝完茶——辞别了吗?

  喝完茶再睁开眼就是武当了。

  这记性。真的很烦。

  我们当时的辞别一定是笑着的,我常常想像。

——

  师兄们说蝙蝠岛很凶险,有去无回。

  可我不信。

  你在华山好歹是跟真真姐混的,我见过你濯剑,我不记事之前才能跟你拆拆招。

  所以你一定会没事的。

——

  这几天我连你走了多久都忘记了。

  大概才几天吧,不然我怎么会常常想起你的…你是不是很好看?
 
  可是师兄说,这是第二个年头了。

  我不信。

——
 
  最近江湖上允许贴告示了,我寻思着也跟风贴了张。

  寻人启事。

  趁我还记得你叫小华山,还隐约记得你有深蓝色的剑袍,我得抓紧时间写下来,免得以后忘了。

  贴张告示说不定你就会回来看我了。

  告示很快有了回音,但杂七杂八,说不准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 有人说你在牢里,我觉得不太可能,但还是背起匣去找了找,没少拔刀相助。

  可救回来的人里没有你。

  有人说你在云梦那里的汤池里,或者在玲珑坊里不肯出来,这我连去都不用去,虽说我记性不大好,但起码记得你说过,你最喜欢我了。

  有人说你在金顶一跃而下,吓得我好几天在金顶劝那些想不开的香客,顺便看看那些人里有没有你。

  哪里都没有。

  你是不是还在蝙蝠岛?

——

  掌门多年前已经同意我们离开了,可他现在又拦着我,说可以让师兄们照顾我,不让我走。

  他说你可能过几天就回来了,可我也不记得,几天前是什么时候了。

——
  可能又过了几天罢。

  现在我也像香客一样,天天带着期许,期盼着几年前的某个人回来。

  我连武当的路都记不清了。

  是谁呢?

  我不记得了。

  为什么要等他呢?

  我也不记得了。

  我只记得,有个人在对我说:照顾好自己,等我回来。

  我把自己照顾好了,可你再不回来,我连自己都要弄丢了。

  七夕了,你还不回来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nd。
这是一篇理科生被物理摧残完后发奋图强的产物。

 

《青莲鱼歌》13.假意

第十三歌 假意

“不过,现在看局势,我决定帮帮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嘻嘻,庄哥哥要不要我来帮你啊?”那个小少年笑嘻嘻的,看起来极为活泼。

“元芳,这件事不用你插手。”庄周不知何时张开了那双水蓝色的翅膀,手中泛起丝丝鬼气。

“我不插手哥哥可是要放走他啦。”李元芳边笑边动了动胳膊,一只泛着黑气的飞镖迅速飞向庄周!

庄周完全有能力躲开,但是他知道,他身后还有一个人。

“你到后面去,别小瞧我。”庄周正做好了接住那只飞镖的打算,一道身影突然从身后闪了出来,挡在他的前面。

“你这是做什么?这是鬼印座下两大得力鬼将之一!回来!”庄周迅速朝前方甩出一道鬼气,轰的一声撞在被李白截住的飞镖上。

“这么说来我也要远离你了?”李白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传来。

庄周气急,平日里事不关己的模样早就忘的一干二净,飞身到李白身旁,一甩手就把那只飞镖硬生生撞了回去。“别胡搅蛮缠,给我闭嘴!”

“哟,哥哥可是跟这位很熟啊。”李元芳闪身躲开飞回来的飞镖,一甩胳膊又是几轮飞镖掷出。“哥哥这是要帮他吗。”虽是带了疑问词,语气却是在陈述事实。

庄周飞身上前,唰唰截过所有飞镖,落在李元芳身旁,悄声道:“元芳,你今天先回去,告诉鬼印大人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李元芳闻言收起了庄周放进他手中的飞镖,瞥了瞥庄周,又看了眼远处的李白,咧嘴道:“好啊。”他挥了挥手,周身冒起一阵黑雾,不见了身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了两个周奥数,今天才跑回来更新,一看文件夹……什么都没了……原稿丢了没啥……大纲都丢了……

《青莲鱼歌》12.虚惊

第十二歌 虚惊【已捉虫】

那个白色龙图似乎冒着若隐若现的黑气,两个颜色对比强烈,看起来极为诡异。

扁鹊猛吸一口气,把衣领提高了些,“我倒是忘了,鬼对鬼气是最敏感的啊。还好小鱼儿提醒,不然就暴露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开始发黑,路灯却还没有亮起来,在这个交错点上,一条小路上悠悠走着两个人。

“李白。”庄周闷闷地道。

“嗯?”李白转着手上的钥匙环。

“我们还是不要一起走了。”

李白转头,直直的目光射向身边的人:“怎么?”

“我说,”庄周低着头,眼睛只盯着面前的地面,声音愈发小了起来,“你往回走五十步的距离,右边有一个胡同,那里有扇门,你可以从那里回去,不用送我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要送你?我的家和你顺道。”李白还是一副轻松模样。

“我就是知道。你快走吧。”庄周一改平日里板着脸的模样,有些着急道。

“这么着急赶我走,是要见你的小情人啊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故意来陪你的呢?”李白停下脚步,弯弯眼角,偏头笑道。

“什……”

“哟,烤鱼你可算来啦。”一个清脆的少年音从上空传来。

庄周心里一紧,右手隐隐约约冒气黑气来。

“走。”

“走?别啊,来一起走走嘛。”空中落下一个带着米老鼠耳朵的紫发小男孩,颈间飘起的红围巾极为显眼。

仔细一看,这少年长着一副十分讨人喜欢的模样,一双大眼睛闪着不知名的光,还有些婴儿肥的脸白嫩嫩的,让人心生好感。

李白被他头顶动来动去的耳朵吸引了注意,眯起眼睛打量着那副耳朵。

“电动发卡?”李白问。

“你看出来了,不错嘛。”小少年笑了起来。

庄周掌间的黑气渐渐淡去,但仍然有些警惕地看着那名少年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不知什么原因,庄周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“秘密。”那少年的眼睛似乎带笑,一闪一闪的。

“初次见面,我叫李元芳。”少年转过身去,对李白伸出右手。

“你好啊。”李白也笑起来,缓缓伸出右手。

霎时间庄周瞳孔紧缩。

眼看两只手就要触碰,那只略微大一点的修长的手却迅速拐了一个弯。

一团灵白色气扑面袭来!

李元芳翻身躲过,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巨大的飞镖。

“谁不知道阴大护法的右手布满毒呢?”李白随意拍拍手,笑的极为无害。俊美的脸庞上找不到一丝紧张感,似乎并不在意对手的身份。

“庄周,过来。”李白伸出右手。

庄周有些讶异地看着他,站在原地。

“你……不怀疑我?”

“还用怀疑嘛,”李白右手不动,道,“肯定是你。”

庄周心脏猛的一跳。

“不过,现在看局势,我决定帮帮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十二歌完。

懒癌晚期患者,我努力在为反派想一个搞事的理由。

对了,今天我修改了一下第九章,有关于驱逐鬼将的方法尽量写的详细了些,不知道看不看得懂。【对自己的叙述能力十分害怕qwq

《青莲鱼歌》11.暗涌

第十一歌 暗涌【已捉虫】

“这个月的工资不知道有没有奖金。”一个围着红色围巾的小少年走在学校里的小路上,哼着小曲儿,一蹦一跳,“完成这个任务之后,或许就有了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嘿,同桌。”李白刚进教室,迈开大长腿走到自己的课桌前,单手支在桌面上,歪头道,“放学一起回家吧?正好顺路。”

“随你。”

李白弯了弯眼睛,勾起嘴角。他的眼神不住的往庄周衣领里瞟,精致的锁骨被一片白皙的皮肤包裹着,十分干净。

“同桌,我也叫你小鱼儿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庄周抬起头,面无表情地看着李白,道:“我跟你不熟。”

“一会儿一起回家就熟了。”李白坐下,移开视线,“哎,你为什么要把印记隐形啊?”

他这两句话前后一点联系也没有,话题转换的让庄周有些怔愣,庄周下意识的捂住左胸口,道:“习惯了。”

“哦……习惯了啊。”李白用右手支着头,看似漫不经心地答道。

“你怎么不做题?”庄周再集中精力也受不了旁边时刻粘在身上的视线,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松动,“把头转过去。”

“一般人听你这句话可是要伤心的,小鱼儿你说话太直白了。”李白轻笑道,转过头去,“好吧,我不看了。别忘了放学一起走啊。”这人长得真好看,李白如是想道,如果没有鬼的嫌疑就好了。

——

“叮铃铃——”

“走了走了。”

“终于放学了,今天回家有鸡腿在等我!”

“整天吃吃吃,还吃不胖,啊——我要杀了你——”

下午六点,不住宿的学生已经收拾书包准备回家了。

“小鱼儿,今天要不要来我家吃饭?我请了貂蝉和韩信他们,正好你们熟悉熟悉。”扁鹊从东北角的位置上起身,将背包斜挎在右肩上。身上似乎还存着若有若无的邪气,庄周暗暗皱了皱眉,道,“不了,今天和他一起回家。”

“和他?”扁鹊惊讶地指了指李白,道,“你们顺路?不是,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和他一起走了?”

“对啊,我和他正好顺路。”李白将自己的书包甩到肩上,随手提起庄周桌子上的包,道,“小鱼儿,走了。”

“小鱼儿是你叫的吗!喂!”扁鹊急忙跟上。

“扁鹊,你回去要好好修习灵气,不纯。”庄周突然回头道。

扁鹊一时没反应过来,眨了眨眼,眼珠子转了几圈。

“小心点。”庄周又道,“走了。”

“小心点?”扁鹊没打算追已经离开的两人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眼神却无意间瞄到了自己左侧锁骨上的龙图。

那个白色龙图似乎冒着若隐若现的黑气,两个颜色对比强烈,看起来极为诡异。

扁鹊猛吸一口气,把衣领提高了些,“我倒是忘了,鬼对鬼气是最敏感的啊。还好小鱼儿提醒,不然就暴露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深夜码字,明天去新校(断头台)报道。

小白白终于要泡到小鱼鱼啦,二人难得的交心时间~~~不过不用想,我的宗旨是搞事。搞事。搞事。【别打我

《青莲鱼歌》10.计划

第十歌 计划【已捉虫】

“还记得你们打篮球那天吗?你们班庄周的突发状况,是发生在什么之后呢?”

李白瞳孔骤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是说……庄周不仅是鬼,还是鬼将之一?!”李白道。

“这种可能性是最强的,不然怎么解释那天庄周的突发情况?”张良靠在沙发上道,“你杀死那些鬼之后,庄周突然就身体不适,而被扁鹊带走之后的情况,我们谁都没看见。”

“这么说……扁鹊也有问题?”李白歪头道。

“如果庄周有问题,那么他肯定也有问题,所以我们首先要确定庄周。”张良道,“先把庄周引出来,你可以单独和他谈谈,试探一下,尤其是要争取看到他的印图,究竟是龙图还是凤图。”

“可以。你不去吗?”李白点点头道。

“我?对了,还忘了告诉你,整个学校除了校长、妲己和你,还没人见过我这个副校长,我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的。”张良笑道,“所以……我就不去啦。”

李白挑了挑眉,也没有追问下去。

“那就这样吧,我试探完之后会再回来找你的。”李白起身走出副校长室。

“OK,拜拜~”张良笑着挥挥手,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道,“怕是你再也回不来了呢。”

“张良大人,阴护法已经出发了。”屋子里的角落里缓缓隐出一个人,低头道。

“哈~有他在,不用小鱼儿出手,李白就死定了呢。这下不怕小鱼儿再对心慈手软了。”张良抿了一口茶,道,“我明明在灵能者界有身份,却不能公之于众,有愧于我这个‘阳’的称号啊。”

“是因为空和绮吗?大人为什么不尽快带回他们?”

“说道扁鹊和貂蝉……他们太不自量力了,居然妄图摆脱鬼印大人。向往光明……可不是什么好事呢。”张良放下茶杯,道,“在他们发现我之前,当然要好好玩玩啦。”

一旁的侍从听了,赶忙回道:“大人别忘了,鬼印大人可是要您带回他们呢。”

“我用你提醒?”张良声音一冷,道。

“不敢。”

——

“这个月的工资不知道有没有奖金。”一个围着红色围巾的小少年走在学校里的小路上,哼着小曲儿,一蹦一跳,“完成这个任务之后,或许就有了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过几天就要领录取通知书了,领完之后过不几天就要去补习班……只能晚上写文了qwq

最近琢磨了好几天,我最后决定这本书没有新加入的角色,全员都是王者荣耀英雄,这样应该比较好代入一点。一开始我打算把校长大人当成新角色的,后来想了想,他的形象和某个英雄很像,就直接改成那个英雄啦。

大家有没有猜到最后出现的小可爱是谁!!

《青莲鱼歌》9.张良

第九歌 张良【已捉虫,本章有改动】

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拉大,一前一后,在小路的拐角处消失。

李白从远处的树丛里若无其事的出来,拍了拍身上的树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回到教室。

“看来貂蝉和你聊的不错嘛……”李白眉眼弯弯,看着庄周道。

刚刚他可能已经发现了,不如先主动挑出来。

庄周瞥了一眼李白,道:“不错,挺好的。”

“哎呀……你说你怎么这么受欢迎,看来我这校草的位置得让让了。”李白继续支着头,笑眯眯地看着庄周。

“喂喂喂,李白同学,傻笑什么呢?上课了!”一道娇喝声传来。

“妲己老师,我刚刚不是没听见铃声嘛。”李白慢悠悠地转过身来道。

“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“什么?”李白一怔,随即又摆上笑脸,道,“知道了。”

——

“去年你才刚毕业就能当老师了,可以啊妲己。”李白和妲己并没有在办公室,而是走在一条偏僻的小路上。

“张良比我厉害多了。”妲己道。“明明和我同一届,鬼知道他怎么上的那个位置。一会儿你就能见到他了。”

“他不是老师吗?什么位置?不是副校长找我吗?等等……他是那个副校长?!”

“对啊……那个去年才上任一次也没露过面的副校长。”妲己摊手道。

“他怎么上去的?校长搞什么?后台吗?!”李白脸上常年保持的微笑出现了裂痕,不可置信地看着妲己。

“我就说嘛,鬼知道。”妲己道,“快走吧,一会儿说不定就知道了。”

——

“你们终于来了。”副校长室里,一位带着金边眼镜的长袍青年坐在办公桌前,笑眯眯地看着进门的两人。

“你怎么还穿这件衣服,又不是和鬼打架,穿的跟战服一样。”李白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,张开双臂仰起头,“啊……副校长待遇真好,还有沙发躺。”

“我是来找你说正事的。”张良起身,冲了两杯茶,放在茶几上。“关于鬼印的。”

“正事儿是你怎么当上校长的吧。快告诉我,你怎么弄的?”李白迅速把身子往前探,道。

“秘密。”

“切。”妲己在一旁翻了个白眼。“任务完成了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好,拜拜。”张良挥挥手。

“鬼印怎么了?”李白道。

“鬼印手底下有四大鬼将,世人皆知。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,他们都是他亲手造出来的。”张良道。

“造出来的?鬼将也是鬼,鬼是死后怨气极重的灵能者或者自愿献出的灵魂,鬼将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?”李白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,显然很感兴趣。

“对,这就是他们强大的原因。鬼将是鬼印用数千万鬼的鬼气凝聚而成,他们的灵魂也是自然形成的,所以他们不能用普通的方法驱逐。而驱逐他们的方法有两种,一种是净化或摧毁他们身上的鬼图;另一种就是,杀光他们所掌管的鬼兵。”张良道

“第一种方法,净化鬼倒是知道,摧毁鬼图是什么方法?跟灵能者一样?灵能者的灵图被摧毁,那不出几分钟这个人就会死亡啊。”李白皱眉道。“鬼将不可以像鬼一样直接杀死的吗?”

“不可以,你无论砍他们哪里,只要不是鬼图,他们都能愈合。”张良道,“这种方法只适用于灵能者和鬼将这两类人。”

“那么第二种呢?”

“鬼兵继承了鬼将的一半鬼气,确切的说,是存放在鬼兵的鬼图上。鬼将随时随地可以抽取,但要全部抽取完需要一定的时间,而在这个时间内,我们可以争取杀掉一部分鬼兵,他们的鬼图中存放的鬼气也会随之消散,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“我们又怎么知道哪些是被不同鬼将掌管的鬼兵?”

“看鬼图,普通鬼兵没有衣物蔽体,他们都是灵魂状态,除非用了特殊方法,一般我们是可以直接看到鬼图的。”

李白沉吟片刻,道,“也就是说,不同鬼将给他们手下的鬼兵刻着不同的鬼图?”

“对,不过,这次我可不知道他们各自的鬼图是什么样子了。”

“你在哪里查到这些消息的?”李白看向张良,“按理说这应该是鬼将的机密啊。”

“这个先不用管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张良笑了笑,道,“我说了这么多,你不会以为我仅仅是为了说这些机密的吧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还记得你们打篮球那天吗?你们班庄周的突发状况,是发生在什么之后呢?”

李白瞳孔骤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九歌完

张良强行解说~他也不简单哦~

《青莲鱼歌》8.怀疑

第八歌 怀疑【已捉虫】

她轻声重复着:“无解啊……无解……这个事情无解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庄周在家里休息了一个周,今天终于在无双眼睛的注视下回到了学校。

藏青色真的十分适合他呢。李白托着下巴想道。

“好些了吗?”李白扭头问同桌。

“嗯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认识扁鹊的?”

庄周闻言看向李白,直勾勾的眼神看的李白有些发毛。

“刚来第一天。”

“真的吗?”李白轻笑一声,把玩着手里的黑色橡皮。“看着你俩像以前认识过呢。”

李白心想着试探一下,便装作漫不经心的开个玩笑,或许真能试探出什么也说不定。

庄周也没有回答他这个看似玩笑的问题。

李白似乎永远在轻笑的眼神轻飘飘地掠过庄周,扭过身子看起课本来。

“庄周,下课跟我来一下。”花瓣飘飘扬扬,两人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貂蝉。

李白道:“貂蝉你也相中他啦?”

貂蝉用袖子掩起半边脸道:“李白哥哥不要打趣妾身啦~妾身只是把他当弟弟而已,瞧瞧,这小脸蛋儿……”说起来还放下袖子轻拂了下庄周的脸。

说了半天也没说是要找他做什么呢。

李白开玩笑道:“行,我的人租给你一会儿。”

庄周瞥了他一眼。

——

“你……”貂蝉和庄周在种满了樱花的小路上很慢的走着,貂蝉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庄周,犹豫不决。

“想问什么,我都会回答的。”庄周停下脚步,道,“没有下次了。”

“你放心,除了我和空,学校里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。”貂蝉道,“鬼印他对你……可以吗?”

“很好。”

很好?貂蝉愣了愣,随即苦笑了下。

“你也不要委屈着自己,大不了我们带你走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……”貂蝉沉默半晌,又道:“你也知道,当年空、我和你,和阴阳两个人想法差了太多,他们忠心于鬼印,而我们却一心向着光明,所以即使我们都是鬼印做出来的,最终的结局却不一样。虽然成为了弃子,但是你看,我们俩在灵能者界不也生活的很好吗?即使现在你是被选定人,也可以来到我们这里的啊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公开身份。”庄周直视貂蝉,道,“鬼永远是灵能者的敌人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鬼印大人的力量早就不是当年那样了,他……不可能让我走的。”

半晌无言。

“就这样吧,以后别来单独找我了。”庄周突然回头扫了一眼,道,“你和空,在这里好好做灵能者,什么事情也没有,也不要来管我的事了。”

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拉大,一前一后,在小路的拐角处消失。

李白从远处的树丛里若无其事的出来,拍了拍身上的树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章有点短,对不住小天使们的催更qwq

因为马上就要去毕业典礼啦!期待又害怕。

跟你们讲,我们班的节目是《凉凉》,我……一言难尽。【手动拜拜】

【这次我不打催更了,昏天暗地✘